第1章 兩年征戰

第1章兩年征戰

徐徐清風,帶著偶然從樹上飄落的兩片綠葉,將盛夏的炎熱吹散。

寧靜的小院中,一名身著淡青色宮裝的女子靜坐樹下,嫋嫋青煙從她手中精致的茶具中飄出,夾雜著幾絲淡淡的馨香。

忽然,一道妙齡女子清脆的呼聲,將這份寧靜打破,“小主,小主!出大事了小主!”

約莫十七八歲的女子,著一身淡粉色衣裳,小跑而至。離得近了就能瞧出,她麵容上明顯的著急之色。

“何事這般慌張?”原本在烹茶的青衣女子抬頭望向來人,無奈笑道,“初盈,我不是與你說過嗎,身在深宮,要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。”

“前幾日你做得還不錯,怎麽今日又變得莽撞起來?”

“小主,不是奴婢莽撞,是真有大事!”初盈著急忙慌地向薑綰芸行了一禮,手裏的東西都沒來得及放下,便急急忙忙道,“我剛在路上聽人說,陛下要回宮了!明日就到!”

薑綰芸聞言也是一愣,怔怔問道,“你這消息是從哪兒聽說的?可屬實?”

先帝早逝,駕崩時正是瑜國邊境戰事吃緊之際。他這一死,更是讓敵軍士氣高漲。

為定軍心,新皇登基不足一月便決定禦駕親征,直接帶軍隊去了前線。

他這一去,就是兩年。雖然前段時間已有皇上將要班師回朝的言辭傳出,但也沒個確切消息。

現在,竟忽然說明日人就到了…?!

“絕對屬實!”初盈沒有理會薑綰芸的驚愕,而是拍著胸脯繼續向她保證道,“事關皇帝陛下,奴婢是萬萬不敢胡言的!”

“這消息是奴婢之前去內務府替小主領秋用綢緞時,聽裏邊兒的公公說的。陛下回宮的消息來得突然,他們也一個比一個著急呢!”

薑綰芸垂眸瞥了一眼初盈手中兩匹新料子,確信她是才從內務府歸來,方才微微頜首,“內務府聽來的,那應該是可信的消息。”

“不過這事尚且沒有...”

正當她準備叮囑初盈些什麽的時候,原本在外打掃的扶柳忽然快步邁入庭院,福身恭敬道,“小主,內務府的高公公來了。”

“內務府?”想起之前初盈那番話,再加上對方是內務府的人,薑綰芸自然不敢怠慢。石桌上的茶具尚未來得及收拾,便起身領著兩名宮女,急急往門口迎人去了。

“奴婢參見薑選侍。”立於門口等待的太監,見薑綰芸過來,便不急不緩地恭敬向她行了一禮。

“高公公不必多禮。”薑綰芸笑著衝來人點了點頭,隨即又疑惑問道,“不知高公公來我這錦瑟居,是…?”

雖然已經猜到了大概,但在內務府來人麵前,她自是不會多嘴多舌、招惹是非。

說到來意,高公公立馬一掃閑淡,變得嚴肅認真,“咱家來,是通知您一聲,明日辰初,準時去太和門接駕。”

“明日?!”雖已聽初盈提過,但聽內務府的人確認時,薑綰芸麵上仍舊有幾絲驚訝浮現,“之前一直沒聽說什麽消息,沒想到一有消息,說的就是明日…”